第619章 被发现_出阳神
笔趣阁 > 出阳神 > 第619章 被发现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19章 被发现

  七长老面色一阵难看,丝焉眼中惊疑不定,何忧天却睁大了眼,全是密布血丝。

  “小师弟,你不要急着阻拦,老龚,你可有证据?”他深深看着老龚。

  我:“……”

  老龚开口就是天方夜谭,何忧天还真实诚,居然就信了……

  不过,老龚怎么可能有证据?

  果然下一秒,老龚就摇了摇头,嘀咕说:“有证据,我早拿出来了,等得到这儿?我不得在四规山的山门上大吼,弑师了,夭寿了,倒反天罡?”

  何忧天眉头紧皱起来。

  我才刚刚稍松一口气,老龚话锋一转,又道:“如果你想要杀师父,会留下证据吗?”

  “他不是观主传人首选,你才是大弟子。”

  “可为什么,关键时刻,四规真人会离开四规山,无人主持大局。”

  “为什么,你下山回来之后,大殿就结束了?郑仁能拿出来四规明镜,能拿出来了留书?让一个实力不济的人,当了大任?”

  “既然有留书,有信物,那郑仁怎么可能不知道四规真人去向?”

  “要么,留书和信物是假的,要么,郑仁就知道一切,更知道四规真人不可能再回来!”

  “当然,也有一个可能,四规真人不知道自己中了毒,他因为某种原因离开了四规山,郑仁捏造了一切。”

  “你偷听我和小师弟的对话,还是说,小师弟告知于你?”何忧天瞳孔微微一缩。

  “我可没有和爷打探什么的习惯,你们当着我的壶说话,还等让我堵着耳朵?再说,鬼又不靠耳朵听。”老龚显得不忿起来。

  一时间,何忧天脸色阴晴不定。

  “四规明镜是不可能仿造的,真是这样的话,那必然是郑仁说了什么,并且还做了什么……”

  “大长老,这件事情,还是老龚的揣测,不能完全当真。”还好,七长老清醒得多。

  何忧天深呼吸,似是在平复心绪。

  “这种令全身溃烂的毒素,应该不多见,尤其是至今,尸骸还是湿尸,毒还伤魂,师尊魂魄尤在体内,却成了空荡荡的游魂……我们回到四规山后,好好查验,必然能将一切查个水落石出,大长老,不能因为怀疑和揣测,动乱了四规山。”

  “小师弟,我希望你也明白这一点!”

  七长老看向我,言辞慎重许多。

  她走至棺盖处,又喊了何忧天一声。

  何忧天才反应过来,正要合上棺盖。

  忽地何忧天轻咦了一声,手顿住,视线落至那溃烂的尸身面部。

  “怎么了,大长老?”七长老面露诧异之色。

  “骨头上,好像有东西。”何忧天指了指自己印堂,再指了指尸身面部。

  溃烂的皮肤,筋肉,显得色调很暗,曝露出来的一些骨头,渗着一股股惨白色。

  那惨白中,我未曾瞧见别的东西。

  七长老同样觉得古怪。

  “大长老,你看错了?”

  “不会有错,不能带回去四规山在看,老龚虽然没有证据,但郑仁的确是最后一个四规山接触过师尊的人,凭借师尊的实力,谁能够下毒?”

  “我要验尸!”何忧天字句铿锵。

  一时间,我都觉得他性格执拗了。

  只不过,身为四规山大长老,他真的那么不谨慎吗?

  老龚所言……虽说荒诞,但……似是有几分道理?

  “毒性太大了,容易出事。”七长老皱眉,她倒不算是阻拦。

  想来,她也想打消何忧天的疑虑,不然回到四规山,才是更大的乱子。

  “这毒……的确麻烦了一些。”

  “老龚,你可看见了?”何忧天立即看向老龚。

  老龚的脑袋摇的拨浪鼓一样,断然说不,他嘀咕道:“老何头你想坑我,这毒伤魂魄的,老龚爷我还有大把的心愿没完成,可不想成游魂。”

  一时间,氛围胶着凝滞下来。

  何忧天不知道在思索什么,脸色不住的变化着。

  我手机再次嗡嗡震动起来,依旧是杨管事打过来的电话,蹙眉,我没有接通,干脆将手机关了静音。

  视线一直留在何忧天身上,我怕他去碰尸体,万一中毒,麻烦就大了。

  下一刻,何忧天忽地摸出来两柄青铜剑,剑尖锋锐,他呼吸凝重许多。

  可不知道为什么,天……好像变得更黑了……

  那种黑和正常的不一样,明明夜空中悬挂的月亮,消失不见,又并非是阴天的阴云。

  “怪了……”老龚反应了过来,呆呆的看着天。

  “嘶……”他眼珠子瞪大,显得毛骨悚然。

  “坏菜!鬼来了!”老龚一嗓子,让我浑身都是鸡皮疙瘩。

  怪异的一幕发生了,平房和院子交接处的门洞,竟然一个个,走进来了不少人……

  全部都是道士!

  长丰道观的道士!

  为首的,赫然是韩趋。

  不,后边儿不光是长丰道观的道士,我还认出来了几个熟悉的面孔……不赫然是天寿道观那几个长老吗?

  这怎么可能?

  我们明明逃出来了……就算随后被发现,赶路途中,我们都很小心翼翼,不可能被跟随才对啊?

  韩趋幽幽看着我,他忽然道:“罗兄,为何突然不辞而别?”

  随后,他拱手抱拳,沉声道:“贫道韩趋,家父韩鲊子,见过大长老,七长老。”

  “丝焉……师姐。”

  韩趋这最后一声,显得阴郁。

  尸身,是有残念的,瘟癀鬼吃了韩趋,韩趋体内必然是其他鬼,那这其他鬼,一样能感受到那种残念。

  七长老如临大敌一般,她一手持着拂尘,另一手,攥着一把桃木剑。

  何忧天则浮现了怒容,扫过那些道士,他更浮现心痛。

  “你,就是那鬼东西?”

  “你们,现出真形再来说话!”何忧天冷声训斥。

  韩趋忽地笑了起来,笑着笑着,嘴巴似是裂开了,竟硬生生钻出来一人……

  那人带着面具,赫然是天寿道场的九长老。

  漆黑的地气,萦绕在九长老身上。

  不,不光如此,还萦绕在其余道士身上!

  被发现戳穿后,他们不再掩饰!

  我额头上汗珠直冒,盯着人群中,却并未发现瘟癀鬼……他应该是皮肤发紫,光头形象,除非,他又换了尸身。

  内心在动荡,在压抑,我呼吸很粗重……

  因为,我想到了齐莜莜……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qu64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qu64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